傅平
 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,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,於是,解救人質、化裝偵查、千里緝捕、金錢腐蝕、女色下套、斷尾求生……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、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。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,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。
  “你真能給我帶客來,這頓免單。”“當然帶,保證帶。”說完,敖成銀扯張餐巾紙擦嘴,大腦袋在小身子上晃動著走出羊肉湯館,發動停在門外的麵包車。
  這時,靠窗坐著的兩男一女也站起身:“老、老闆,結、結賬!”小妹過去:“羊雜湯,十元一份……”“嘿,不、不是八元一、一份嗎,欺負生、生人嗦?”老闆娘趕緊過來:“八元,八元一份,簡氏羊肉湯館對顧客從來都是一視同仁的。”
  月亮躲進雲層,星星明亮起來。
  祝旺達把車燈熄滅,掏出手機撥號,“305。”“我是305,306請講。”“沈隊,敖成銀把車開、開進了李福村自己家裡,停在地、地壩內。”“好,找到‘廟’就算完成任務,現在返回。”“是!”
  四十分鐘後,車駛進了公安局大門。沈純樸在辦公樓外等著,“諸位辛苦,張郭二位還在辦公室等我們。”進了局長辦公室,張紹雲見眾人坐定,就道:“三位辛苦,你們誰談?”
  祝旺達:“張、張局,敖成銀把車取走後,一共在三、三個地方做了停留,一是精、精明汽修廠,二是宏發、發農貿市場,三就是家、家裡。過兩天如果毒品被、被取走了,這個敖成、成銀一定有問題。”
  沈純樸:“要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既能查明毒品是否還在車上,又不能讓敖有所察覺,否則會打草驚蛇。”
  郭皋川目光依次掃過祝閔陳,問:“你們準備怎麼乾?”三人沉默,過一會兒,陳克勤道:“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。”他講出想法,領導均點頭。張紹雲:“這個辦法好,交警方面……老郭,你去協調。”“好。”郭皋川回答。紹雲又道:“小陳,這事讓小祝去做,你不參加。”“為什麼?”紹雲:“我和老沈商量過了,你另有任務。”
  宏發農貿市場坐落在李福鎮西邊十字交叉路旁,裡面的信息部與市場治安室在這合署辦公,兩塊牌子一套人馬。宏發旅館坐落在農貿市場對面,此時是上午九時,服務台後坐著的那位中年婦女正打毛線,瞥見旅館大門進來三個男子,就抬起頭。
  “服務員,開間房。”一光頭男子道。
  一輛糊滿泥巴的中巴車在宏發旅館門口停下,從車內涌出許多趕集的人。杜跛子老婆手提菜籃,隨著人流過街,朝宏發農貿市場走去。“翠花,何翠花,叫你咋不理?”敖成銀邊喊邊過來。何翠花上下打量敖成銀:“喲,敖醉狗,穿上這身‘黃皮’都認你不出來。咋回事?”“啥咋回事——要說這事還得感謝你死去的男人,他嗚呼哀哉了,羅哥就安排我頂缺。”何翠花一下拉長臉:“敖醉狗,幸災樂禍——真是狗呀?”“別罵人呀,我說的是實話。”說到這兒,眼睛直盯著何翠花的菜籃,見籃子用一張花布遮住了,不知裝的啥,就問:“趕集賣什麼呢?”“閑事少管!”何翠花說完,朝市場里擠。敖成銀瞅著她豐滿上翹的臀部,愣一剎,追上來。“等等,我有話說。”翠花站住。敖成銀眼睛盯著其肚子湊上前小聲說:“男人死了,裡面應該沒蛋吧?”翠花啐一口:“放屁!”“罵什麼,我這是為你好。現在賣那東西,你想跟你死鬼團聚呀。”說到這兒,涎起臉繼續道,“別辜負這張好臉盤,要不……我們到宏發旅館……”“呸!”何翠花照其臉上狠狠啐一口,“朋友妻不可欺,敖醉狗,枉自我們跛子生前待你像兄弟,你就不是人。滾,再纏著老娘看給你兩耳摑子!”
  何翠花罵完,轉到肉市區,正在一攤位前選肉,身後有人叫:“大姐。”
  她回頭,見是一陌生男子,剃著光頭。
  “乾啥?”
  “有藥嗎?”“啥?”
  “‘牙簽’,要一百元。”“沒有。”
  “他們說買冰找你,對不起,認錯人了。”光頭說完,轉身離開。
  “等等,”何翠花追上,小聲,“這兒不行。”
  “宏發旅館102房,我在那兒等。”光頭說完,一閃身不見了蹤影。
  何翠花愣了一愣,對賣肉的道:“半斤前夾肉,我一會來取。”
  她擠出市場,過街,進入宏發旅館,找到102客房,見房門虛掩,敲敲。
  “進來。”光頭坐在床沿等她,吩咐,“把門關上。”她關上房門。
  “帶來啦?”
  “帶來了。”她把菜籃放桌上。
  “多少?”“半個。”
  “拿出來。”
  她剛拿出一包紙,這時,外面響起鑰匙開門之聲,門從外面打開,衝進兩男子,其中一人手持短槍,門又關上了。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絕境風光(十四))
創作者介紹

婚禮佈置

wn85wnow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